[这里小生]过激金吹!

备考淡圈,我们六月见!!

关于

【瑞金】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


#ooc属于我
#私设有,大概是现代……?
#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就太好啦√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偌大的床上,少年裹着被子蜷缩在黑暗的一角,窗外的光怪陆离衬着他孤独的身躯,不禁让人心疼几分。
拨号声在房间中一遍一遍地响着,同时重复着的,还有女声所播出的提示音。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……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……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……

“快醒醒,金。”紫堂幻向桌子前微微有些打瞌睡的金打了声招呼,“昨晚没睡好吗?”
“嘿嘿,没关系啦。”金揉了揉眼睛,笑道,“昨晚给格瑞打了个电话,聊得太久了。”
紫堂的脸色微微一僵,但随即恢复正常:“不要紧吗?需不需要我送你先回去。”
“不需要啊,好不容易聚在一起,当然要玩个爽啊。”金毫不在意地摆摆手,继续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大口。
KTV中一片嘈杂,数十来人挤在这一片小小的空间中,唱歌声,交谈声,酒杯的碰撞声,热闹得令人有些厌烦。
所幸,大家毕业的时间并不长,这场同学聚会还没有变得那么的社会,该打闹的打闹,开玩笑的开玩笑,各自的外号,各自的囧事儿,也都还记得。
“煤老板!上来唱歌!”
“劳模!去帮忙买点外卖!”
“哈哈哈哈是谁点的小马宝莉!快上去唱。”
“恶党!离美丽的小姐远一点!!
大约半个小时之后,众人嗓子差不多也吼累了,话筒已经没人抢了,大家喝着酒聊着天,
倒也算是融洽。
“这里都是老同学,今天就先告诉大家一大喜事,”雷德举起酒杯,“昨天啊,祖玛终于接受我的求婚了。”
KTV中顿时一片哗然。
“真的呀!恭喜恭喜。”
“祖玛?就当年隔壁班你喜欢的那个冰山?”
“你小子不错啊,到时候请我们去喝喜酒啊!”

……

金没有说话,又仰头喝了一大口酒。

……

“喂喂喂。”艾比拽过正在看好戏的凯莉,“发生什么了?金好像有点不太开心。”
凯莉回过头,看到角落里已经醉得差不多了的金。
“我记得金以前是我们这里最热情的人啊,”艾比自顾自的说道,“虽然今天也很友好,但歌没有唱几首,也没跟什么人聊天,凯莉,你跟金在一起上班,是最近发生什么了吗?”
“……”
凯莉含着糖,与一旁坐着的紫堂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。
“啧。”
“就算知道……本小姐也没办法。”

时间已经极晚了,同学们陆陆续续地离场,顺路将那些烂醉的人帮忙送回家。
“艾比,金就麻烦你啦。”KTV已经差不多空下来了,凯莉拖着不省人事的紫堂,向艾比交代到,“本小姐得送这个家伙回家了。”
“没问题。”艾比比了个ok的手势。
此时的金窝在沙发上,脸颊到脖子根都红成了一片,海蓝色的眼睛中充着水雾,迷茫的望着周围的一切。
“金,醒醒,要回家了。”艾比摇着金的肩膀,“大家都已经走了。”
“嗯……”金清醒了一点,从嗓子眼中哼了一声。
“格瑞……?你终于来啦……”
金向艾比眯着眼笑了。
艾比微微愣了一下。
“金……?你在说什么?格瑞不是在毕业的那天……就出了车祸吗?”

“喂,格瑞……”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“今天的同学聚会我玩的好开心啊。”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“你知道吗?雷德终于追到祖玛了,他们俩马上就要结婚了,真是好羡慕啊。”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“还有还有,紫堂今天向凯莉表白了呢,凯莉接受了诶!真希望他俩能幸福。”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“还有啊格瑞,我好想你,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……”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那天是毕业日。
是金永远不想回想起的日子。
不论是电话中传出的巨大鸣笛声。
还是结束是一串空洞的忙声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别寄刀片! @樾稔  @心存怨念的Box  @猫铃啦啦啦
下次我绝对写糖。
感谢点小红心和小蓝手的天使们。

评论(14)
热度(87)

© 中二的野小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